先锋网络 > 科技 > 正文
2019-09-05 10:03 来源:36氪

饭圈集资变形记,这次中枪的是孟美岐粉丝

组团给白敬亭买运动鞋、使用花呗为《创造营2019》中的学员投票打榜……在为偶像买单这件事情上,粉丝们从不含糊。也正因于此,诈骗公司在坑粉丝钱的时候,也从不手软。

近日,互联网上又出现了粉丝陷入了集资陷阱的事情,这次他们买单的对象是火箭少女101组合中的孟美岐。微博上名为“山支数据组”的孟美岐粉丝会数据组是这次舆论风暴中的主要涉事对象,其微博认证公司为大连玛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该公司被网友指控以刷单名义涉嫌诈骗、事后不返还佣金。

引爆点

为爱豆买单聚集起来的一群人,终究又因为为爱豆买单不欢而散。

9月2日,知乎的晚报评论区收到了多位用户的留言说饭圈又出现了诈骗事件,孟美岐的粉丝会数据组疑似通过刷单来进行诈骗。9月3日,知乎日报收录了这条消息。在微博上,关于#孟美岐数据组涉嫌诈骗巨额钱财#的话题从9月2日起也在持续发酵,目前该话题的阅读量已超320万。

发酵的原因在于,不少受害者兼粉丝发现大连玛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竟和孟美岐的应援数据组有联系。

“山支数据组”原为“孟美岐粉奶凶数据组”,该应援数据组是在孟美岐参加《创造101》比赛期间成立的,于2018年8月改为现名。同年9月,大连玛爱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成立。山支数据组以该公司的名义申请了微博官方认证。

有粉丝向36氪表示,山支数据组在过去一年参与组织了200次以上的粉丝集资活动,涉及金额庞大,账目混乱。最引争议的事件还要从6月6日QQ音乐发布的一则公告说起,该公告称平台有部分用户涉嫌违规获取乐币,平台将回收所有乐币、对违规账号进行处理。

而中枪的就是孟美岐粉丝。今年4月份,孟美岐发布首张个人EP,包含《犟》、《陌生的女孩》两首曲目,其中《犟》达到了1000万的高销量。在QQ音乐《犟》的售卖界面中可以看到,“孟美岐爆肝数据站”和“奶罐数据站”的购买数量位列第一、第三。参与打榜的粉丝告诉36氪,孟美岐爆肝数据站”和“奶罐数据站”是联合组织关系,其中山支数据组还是属于后者的数据官博。

图片来自:QQ音乐

有粉丝告诉36氪,当时有粉头号召粉丝集资去为孟美岐新歌打榜,但是却未从QQ音乐平台购买乐币,而是通过第三方渠道购买打折乐币,致使事件崩盘。与此同时,大连玛爱公司也在微博发布招聘兼职刷单的广告,刷单公司承诺返利,但要兼职人员事先垫付,不过兼职人员刷单付钱后就再无下文。

一方面是孟美岐的数据组集资为爱豆刷销量,但交易不透明、违规乐币引发平台打击,另一方面,数据组的所属公司也在趁孟美岐发歌时,以刷单名义进行了利益获取。

该公司是否涉嫌欺诈目前尚未有官方公告给出说明,不过,藏在粉丝团背后庞杂的利益链条却值得深挖。

变形的粉丝集资

粉丝集资被骗,在娱乐圈屡见不见。变的是受骗的形式,不变的是日渐提升的粉丝花钱战斗力。从去银行转账汇款到如今的支付宝、微信扫码,粉丝们的热情随着支付方式的便捷而愈发高涨,他们本着“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心理一次一次的为偶像买单。

买周边、办生日宴会、投票、做慈善、为偶像租广告位……如果可以,这串名单还可以拉的更长。随着偶像经济的发展,应运而生的粉丝消费方式也变得更加多样。

2017年,迪玛希的粉丝在后援会的组织下曾集资153万买专辑为偶像冲销量,但是却被曝出集资的钱入了后援会管理员的私人囊中。

去年年初,白敬亭的粉丝站“-LittleWhite93-BJT”贩卖大量白敬亭周边“圈钱跑路”事件也曾占据微博热搜榜。在去年,养成系列节目《创造101》、《偶像练习生》等节目的兴起更是将粉丝们的买单热情推向高潮,选手的去留完全取决于粉丝们投票的多少。相应地,粉丝群主会号召粉丝扫码转账集资,为偶像投票。

不过,钱是花了不少,效果却不尽如人意。在《创造101》决赛过后,网上就出现了粉丝质疑资金去向的声音,集资排行榜的数据与选手的点赞数据相差甚远。

真金白银究竟流向何处?不止是外界的用户无从知晓,深处其中的粉丝们也是云里雾里。“粉丝与管理员、群主之间的关系全凭信任,钱花没花、花多少全凭组织者的良心”,娱乐圈的一位业内人士如此道。

正是这种信任,让黑产有了可乘之机,暗中抽成、利益获取。应援效果尚可便不会有人追究,如果效果实在差强人意则会引来粉丝质疑,此前多起粉丝集资跑路事件的败露皆与此挂钩。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创造101》决赛当天,集资额排名前11的选手,粉丝氪金数总额高达4125万元左右,这还不包括部分粉丝的个人集资和一些“小站子”未公开的集资数额。

为张继科庆生点亮水立方、为王俊凯庆生发射卫星……这些光凭一己之力难以实现,粉丝们往往会选组众筹、集资的方式将钱聚集起来办大事。

一些应援App也相继诞生,点开Owhat App,上面会有为爱豆集资的相关链接,粉丝可直接在上面操作转账汇钱。除此之外,摩点、微打赏等App也是为粉丝提供集资的平台。

粉丝经济催生下的部分追星App还有站内打榜、争夺资源位、售卖周边等功能和业务,部分App还推出了会员功能,会员可享受周边福利、优先抢票等增值服务。

除此之外,还有赤裸裸的为爱豆刷流量的App星援,前不久刚因为流量造假而被封。

从最开始的卖明星照片、卖明星消息到建立应援网站、成立刷量公司,靠粉丝经济挣钱的手段层出不穷。

不变的狂热粉丝

粉丝是目前各类应援App、各种偶像养成综艺最重要的支持,它们就是从粉丝经济中诞生的。

李宇春的一位忠实粉丝告诉36氪,李宇春代言的化妆品、衣服她都要买,“即便有的用不上,但是可以收藏。”此外,李宇春同款也是她热衷购买的,“太贵的买不起,其余能买的都会买”,该粉丝表示。除了这些周边外,李宇春的生日会、演唱会、专辑等也是她一定要买单的,从2005年李宇春从超女出道以来,她追了十几年,花费了不止十几万元。

根据《QuestMobile Z世代洞察报告》显示,2018年Z世代因偶像推动的消费规模超过400亿,其中近一半为购买偶像代言、推荐或同款产品。

00后愿意为偶像买单、90后具有为偶像买单的能力,二者都放大了粉丝经济的影响力。

据明星资本论统计,爱奇艺偶像选秀节目《青春有你》第一名出道的李汶翰,其粉丝公开用于投票的款项就有300多万。而最终选出的官方男团UNINE出道后的第一本上封杂志,销量轻松过10万本,销售额超过300万。

尽管今年的偶像养成节目看起来没有去年火热,但是偶像养成系列成功地拉近了粉丝与偶像之间的距离,粉丝依旧有买单热情,只要抓住核心粉丝群体,粉丝经济还有很大的开发空间。

从最初的海报、磁带、CD到数字专辑、综艺节目,偶像和粉丝之间的距离在越缩越近,甚至可以说,偶像的各种消息已经全方位深入粉丝的日常生活之中,不仅满足了粉丝的窥私欲,甚至还可以产生云恋爱,如近日火爆的ZAO App,可以满足粉丝和偶像共同出演爱情剧的愿望。

但随着集资诈骗的增多,粉丝们交过智商税后不知是否还愿意花大价钱为偶像买单。此外,随着综艺节目的加速更迭,一批一批的新生偶像也在井喷,趋同的审美又能收获多少的粉丝量?

不过在现在看来,粉丝经济仍旧狂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