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网络 > 科技 > 正文
2018-12-06 08:32 来源:王铜根

微博大V发文吐槽蔚来汽车换电站 指其虚假宣传

  北京时间12月6日早间消息,微博大V王铜根日前在微博发文,吐槽蔚来ES8充电的充电效果,称驾驶蔚来ES8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换电之行,怎么都没想到,这一次躬行堪比宫刑。

  以下为微博大V王铜根所发正文:

  不久前天还不太冷的时候我给大家测试过:五十多万的蔚来ES8电池车充满电之后在高速上匀速行驶90分钟电池就要空了,而想要再充满竟又要花2个小时。这尚且是所谓的“快充”,如果使用慢充,那10个小时都别想充满。

  不过蔚来创始人李斌最近骄傲地表示他们终于解决了电池车充电太慢的问题!解决方案就是“花北京一栋楼钱”在高速(仅限京港澳高速)上安排一些“换电站”。按照他的说法,以后蔚来上了高速公路可以直接去换电站换电池,省去了充电的麻烦。换完电池又是一台续航200公里的好汉,这种创新真是鼓舞人心。

  蔚来官方第一时间组织了一场名为“ES8京港澳高速换电行”宣传活动,找来4辆蔚来ES8,把尾部的“江淮汽车”抠掉,再在车门上贴上“加电比加油更方便”这样虚假宣传(这是后话)的字眼,从北京直接开到广东去。

蔚来官方的换电活动宣传:“加电比加油更方便”

  蔚来官方的换电活动宣传:“加电比加油更方便”

  作为官方的宣传活动,自然只允许顺利。所以不难猜测结果:经过了方便又快速的换电,一行人驾驶满电续航200公里的蔚来ES8顺利跑到了2000公里外的广东省,大家开心地笑了并一致认定这就是未来大趋势。

  我作为有社会责任感的电动车之友,没道理不亲自跑一趟给大家验证一下。我和另外三位大汉一拍即合,决定驾驶蔚来ES8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换电之行。人呐,自己不可以预料。陆游老师讲“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一次躬行堪比宫刑。

  换电行开始

  在南六环外一个大停车场集合后,第一个问题摆在面前:第一个换电站距离我们太远,而我们的蔚来ES8就算充满电也跑不到那里,除非我们在高速公路上用66km/h的时速行驶。解决方案是在去换电站中途的路上找个充电站充一次电,这样就可以很方便地到达第一个换电站换电了。

人心不古!

  人心不古!

  北京初冬的早上寒气逼人。到充电站后为了让蔚来ES8更快充满更快出发,大家不约而同地选择在车外跺脚、哈气、跳跃、抖动,大局观很强,没有一个人说要上车开暖风。我作为资深电动车爱好者很有先见之明地带了两件羽绒服,泰然自若。

  虽然连去换电站都要先充一次电,但这不影响我们迫切见到换电站的心情。换电,解决电动车充电慢的终极方案,传说中比加油更加方便。到底有多方便?随着中间充的电即将用光,我们终于到达了第一个换电站。

这个小方盒就是蔚来换电站

  这个小方盒就是蔚来换电站

  到了!原来换电站看上去就是一个方盒子。尽管提前预约过,当我们到达时这里仍然没有人。卷帘门关着,一个服务人员从远处向我们缓缓走来。大家都跳下车,新奇地围着换电站旋转。换电站里面的机构在运行时会发出科技感的机械声音,科技感很强。我去了一趟厕所小跑回来,耽误了观看,跑回来慌忙问大家:“开始了吗?开始了吗?”小冯和小张冻得缩头缩脑的,一边跳跃一边解释“还没有,还没有,快了,快了。”

进入换电站,但迟迟不开始换电

  进入换电站,但迟迟不开始换电

  车子上架后小张用力最猛,像一只科摩多巨蜥趴在地上歪头观察蔚来ES8的底部,动作很萌,我们趁机掏出手机拍摄小张,但还没对好焦小张就爬起来了,我和小冯不动声色地交换了遗憾的目光。

  充电站位于服务区的角落里,位置类似于喀什地区之于中国。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如此深入高速服务区,周围啥都没,超市、卫生间等都要跑很远才有。换电的时候车主必须下车等待,而换电站功能单一,无法提供休息、娱乐、购物服务,连最基本的遮阳、板凳、茶水、蒲扇也不具备,任由车主站在旁边的水泥地上,烈日下或寒风里没事干,这对蔚来的尊贵感影响很不好。

  换完电,服务人员把车钥匙交还给我们,我看了一下秒表,从我们驶进服务区到我们可以离开服务区,用时23分钟21秒左右,这个速度和快充的2小时比起来真是快到窒息,但仍然10倍于加油时间。换电站工作人员的服务堪称无懈可击,他们年轻热情,服务周到,态度很好,这让我不断产生“这么好的小伙子在蔚来上班真可惜了”的想法。

换电池了。猜猜那根醒目的黄色杆子什么用途?

  换电池了。猜猜那根醒目的黄色杆子什么用途?

  以往开汽车的时候加满一箱汽油,基本上要开到地老天荒才能用光。所以在换电站换了一块满电的电池,我觉得心里很踏实。但好景不长,只开了一小时多一点,就必须要进行第二次换电了。虽然车的电量还能跑个几十公里,但我们必须要换电,因为如果不换电池就到不了下一个换电站。

  第二个换电站和第一个换电站一样摆放着一个黄色的长杆,杆的顶部像一个环。理科生的好奇心作祟,我们七嘴八舌猜测它的用途。这根杆的外观像一个套狗器,又像一个防暴叉,但众所周知我们社会安定到可以深夜撸串儿,而服务区也没发现狗或猹出没,我猜不出来放弃了。最后还是和蔼可亲的小张上前询问工作人员,这才真相大白:这个东西叫绝缘钩还是绝缘索,如果有人在换电站里不幸触电,群众就可以用它安全地把触电的人钩出来。

  吓得我最后都没敢走到换电站里观察。

  到第四个换电站的时候新鲜劲儿已经过了,甚至驻扎在高速公路服务区的工作人员情况我们都聊了:每个服务区三个人,每月到手七千块钱左右,吃住都在服务区…大家实在没事可做,只好趁着换电的工夫,在旁边追逐打闹,比赛摸高、立定跳远。经过多次换电,统计下来扣除等待工作人员的时间,换电都需要20分钟以上才能完成。这才换了几次电,就出现了多种问题,比如服务人员行踪不明,未开启换电模式,换电过程中机械卡住等等。

  这尚且是一辆车换电所需的等待时间,如果三辆蔚来大趋势企图结伴换电的话,那三辆蔚来要等待1小时以上才能做到一同行驶;而如果有6辆蔚来则不太可能做到结伴换电,因为一个换电站仅有5块电池。据我所知一个加油站一次储存的油量给两三千辆车加油是没什么问题的,李斌老师请你出来走两步,给群众讲讲这个换电是怎么比加油方便的,我们洗耳恭听。

工作人员也开电动车,可以说根正苗红了

  工作人员也开电动车,可以说根正苗红了

  我们也很快明白了高速公路换电的巨大弊端:每开车一个半小时左右就必须要下车等二十分钟。刚换好电在车上聊会天,再玩会手机,渐渐想睡一会了,对不起,别睡了,又该换电了,请您下车。到达第5个换电站的时候,小张由于舟车劳顿已经冬眠了。但由于换电的时候必须下车在外面等待,所以我们别无选择,只得抓住小张的肩膀晃醒他:“小张,醒醒,别睡了,该下车休息了。”

  睡眼惺忪的小张站在寒风里双手抱胸陷入思考。

  经过这么多次换电,大家都被折磨得精神衰弱。基本节奏是:下车挨冻20分钟→上车出发→暖和过来→准备入睡→刚刚睡着→下车挨冻。在这样严苛的条件下,我们全凭着对车评的热爱和乐观精神才支撑到现在。

  经过多次换电的折磨,大家非常怀念充电的感觉。充电有一个好:充电的过程中不用下车,可以在车里继续睡觉。同时作为一场实验,我们决定回程不换电而全程采用充电的方式补充能量,这样采集的数据可以与全程换电的去程作对比。

尽管充电站灯光太亮,但至少可以休息一下

  尽管充电站灯光太亮,但至少可以休息一下

  凌晨两点,小冯驾车到达一个服务区充电。大家都极度疲惫,除了小张,他呼呼睡得很香。我在ES8后排辗转反侧。以前没发现,ES8第二排如果长途乘坐简直是刑具。想要稍微躺一点,人的尾椎骨到肩膀的部分就全部悬空,坐一会就腰疼。我轮流把左右的小臂塞到腰后垫着,一边胳膊麻了以后换另一边,这样对腰疼有缓解作用。我半梦半醒中想到这辆车长5米多,有7个座位,却没有一个基本舒适的第二排。我们真的需要7座SUV吗?我们为什么要载着一车腰疼的人出行,这是某种修炼吗。

  一百多安培的电流正在流向车内,现在的充电功率相当于三四十个1000瓦的电磁炉同时工作。我清楚地知道锂电池在充电时最易起火,无法入睡。小冯叹了一口疲惫的气,把帽衫的帽子戴上,看架势是想睡一会儿。我有气无力地对小冯说:“你睡的时候车门不要完全关紧,这样如果有情况便于逃生。”

  小冯有气无力地发出了挽尊的笑声:“哈哈哈哈,不会的,不至于。”说完就没声了。

  我又在后排尝试了一些姿势,都不舒服,绝望中决定去买茶叶蛋吃。下车后我发现小冯的车门果然留了个缝,不禁赞许地想:安全意识很到位嘛!

车内照明灯无法关闭,只好用胶布贴住

  车内照明灯无法关闭,只好用胶布贴住

  我处于一种灵魂半出窍的状态中,锐气早已被消磨殆尽。车内的照明灯的开关不知道什么时候失灵了,无法关闭。这灯照着大家的脸。难以入睡。我们用随车准备的胶布把灯贴上。

  凌晨三四点钟是最困的时候。小张和小冯都睡了,摄像大哥开车。我一直处于昏迷和清醒中间的状态。我想真正入睡一会,补充一些精力来替大哥开车,但大哥为了压住困意一直拼命喝水,还把薄荷糖当糖豆嚼着吃,我看这个架势也吓得睡不着了,与大哥疯狂聊天。中间来到一个超豪华高速服务区,还有博物馆和画室,令人诧异。我带着歉意叫醒熟睡的售货员,购买了两包纸巾。鼻子不停往外流鼻涕,而嗅觉早已不复存在。

  此刻显然最适合听曾轶可老师的《夜车》:

  车停了十几次/烟抽了好几包/天都快亮了/我们还没到呢

  你睡得安稳吗/我必须清醒着/这车又没电了/你睡吧我负责

  车开始充电后/灯照着我的头/我快要崩溃了/你会不会冷呢

  这样的电动车/我不会开几次/电动车的故事/黑夜里真想死

拥有大量奇怪建筑的服务区

  拥有大量奇怪建筑的服务区

  天蒙蒙亮,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充电了。现在吃早餐有点早,接着睡又有点晚,我坐在车上忧心忡忡。由于睡不好觉,又不得不经常停车休息,所有人都感冒了。大家都觉得很丧。

  太阳升起,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两位战友逐渐苏醒,我不必再担心没人陪驾驶员说话。我又开了一个多小时,如果我有头发的话此刻它们应该都竖起来了,但我没有。幸亏很快车就又没电了,我得以休息。充电时,两个开大货车的大哥凑上前来咨询这辆蔚来ES8的消息。大哥说:“这车多少钱?”

  我们踊跃作答:“五十万!”

  两位大哥一惊,又问,能开多少公里?

  我说:“200不到吧!”

  两位大哥短时间内受到两次三观重击,败下阵来,说了一句“看来这车适合在厂里开”,就一边窃窃私语一边离开了。我把驾驶任务交给小张和小冯,回到后座,腰疼并安心地休息起来。

  大概下午两点多,我已经记得不怎么清楚了,我们历经磨难,终于回到了北京。旅程结束往往伴会产生不舍的感情,但这次我如释重负。驾驶着未来大趋势连续行驶了30个小时,被迫休息十几次,大家的精神都处在崩溃边缘,分别的时候连虚假寒暄都懒得进行。我开上来时驾驶的一辆汽车,驶上了回家的路。

  后记

  到家后,我躺在床上,阳光照进窗户。刚刚地狱般的换电之旅仿佛是做了一场冗长的噩梦。我想:汽油车可真美好,我真爱它们。然后昏睡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