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网络 > 科技 > 正文
2017-12-07 14:01 来源:孙永杰的ICT评论

道不同不相为谋:“通通合并”中国影响百害无一利

  日前业内广泛关注的博通并购高通的所谓“通通合并”日前再度升温,即近日博通宣布,已经通知高通公司,博通将提名11位董事候选人,以取代高通董事会所有成员,这意味着此举很可能将其1300亿美元收购高通的要约变成一场敌意收购。对此高通自然也毫不示弱,称其目前的董事会由11名世界级水平董事组成,其中9名是独立董事,4名是过去3年中新加入的成员,所有人都坚定地致力于谋取高通股东的最佳利益。博通此举是为了抢夺高通董事会的控制权,以推进博通的收购方案。考虑到博通的收购方案极大地低估了高通的价值,完全是为了博通一己的利益,因此这些提名从本质上来看就存在利益冲突。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双方以股东利益为先的执意收购和反收购自然无可厚非,尽管最终相关股东究竟是通过并购获得1+1大于还是小于2的利益尚存诸多变数。作为业内,我们关心的是,站在相关产业的立场,结合博通和高通两家企业的发展理念及商业模式的角度,“通通合并”究竟会给业内带来什么?

  众所周知,尽管高通因为其 “专利授权费”近些年遭到了业内一定的质疑,但另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高通每年把财年收入的20%拿出来做研发,累计研发投资470亿美元,过去是3G、4G,现在则在5G关键核心技术方面依然领先。对于很多移动行业的核心基础技术,高通均是提前7—10多年就开始前瞻性地投入和布局,也就是说高通能够有今天在通信产业举足轻重的地位完全是靠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所驱动的。

  相比之下,现在的博通虽然也不乏创新,但从发展的路径看基本上是靠并购的资本层面的运作,尤其是其在被安华高科技(AvagoTech)并购之后,博通更像是一家主打短线的公司,忙于利用收购和短期研发活动实现每季度的财务目标,这使得博通研发策略通常专注于低风险市场,即在价格和需求方面有竞争力的市场。这一策略与高通大相径庭。对此,有业内分析认为,博通的这种希望迅速获得回报的理念没有错,但如果不对未来投资,无异于慢性自杀(终有得到产业和市场报应的时候),想来这点不用解释业内也会非常清楚,所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正是鉴于博通的发展理念和商业模式与高通的迥异,一旦并购高通,从过往其对于被并购企业的整合一切以当下盈利为先,即降低成本、涨价追逐短期获利,砍掉不挣钱的部门,尤其是基础研发部门和功能部门等看,此前高通立足长远和未来的创新驱动的发展模式将被短期的逐利所替代。届时作为未来诸多产业创新和发展基础的通信产业的创新进程势必会迟滞,进而导致许多产业创新停滞不前,新的经济价值难以产生。以当下推动经济和消费增长的智能手机及其带动的相关产业为例,如前所述,高通研发的技术通常要在7—10年后才能获得回报,正是高通的这种长期策略,才诞生了诸如苹果、三星、小米、OPPO、vivo等为代表新的智能手机及相关产业并予企业和社会产生了巨大的经济价值和回报,而如果高通只专注于数个季度就能带来回报的技术,智能手机及相关产业的发展会落后数年时间。

  如果说上述是博通并购高通后对于整个产业创新和经济价值产出可能造成的迟滞,甚至是停滞的恶性循环而弊大于利的话,具体到中国的相关产业更是如此。

  以当下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和厂商的快速崛起为例,不可否认,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和手机厂商的快速崛起,在于站在了谷歌、高通的巨人肩上(此前中国创新代表的华为总裁任正非也坦承中国企业,包括华为的创新要善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而将自己在创新、制造、营销上的长板发挥到了极致。无一例外,中国手机厂商都是基于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与iOS的封闭不同,谷歌的安卓操作系统是开源的,这给了中国手机厂商在操作系统上一个重要的再创新的支撑点,高通的技术许可和芯片也是如此。目前,高通与中国150余家企业达成了技术许可协议,业务从3G到4G,从手机、平板电脑到模块。几乎所有中国的手机厂商都使用高通的手机芯片,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华,小米、OPPO、vivo与高通签署120亿美元的采购订单,就是高通与中国厂商合作力度、紧密度和融洽度的最好明证。

  而如果博通并购高通,按照博通和其CEO Hock Tan过去盈利为先的“抓大放小”的做法,即不需要小的客户,只要维系和服务好苹果、三星等大客户就行,意味着除了苹果、三星这样博通的大客户可能会享受到优惠的待遇外,其他厂商都有可能成为“堤内损失堤外补”的筹码,并且非常有可能在关键时刻拿不到货---毕竟此前博通有过强硬的芯片涨价15%左右和逼迫厂商签订长期合作协议(绑定合作伙伴)的先例。如果未来再加上高通的技术和基带芯片的优势,这对于刚刚崛起,尚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和厂商极为不利。

  其实从借助博通欲并购高通之际,苹果屡屡施压高通(开始反诉高通芯片专利侵权)的举措不难看出,苹果希望,甚至协助博通并购高通之心跃然纸上。因为苹果清楚,一旦博通并购高通,无论是从苹果CEO库克和博通CEO Hock Tan的私交还是商业利益的角度,苹果都将是最大的受益者,而其他厂商(中国厂商是苹果最大的竞争对手)将会为苹果的这个最大受益者而买单。

  更令我们担心的是,目前在4G时代崛起的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寄希望在即将到来的5G实现真正的弯道超车,为此,中国手机厂商已经开始5G手机的布局。例如vivo称将在2018年出5G样机,2019年规模出货;OPPO、小米与高通的合作也非常密切,估计会出现在第一批5G手机的先发厂商中(小米董事长兼CEO雷军在本周参加高通骁龙845发布会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小米非常重视5G技术的推进,将会成为第一批发布5G手机的厂商)。而从目前5G的发展看,高通不仅技术领先,且依然是是中国厂商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当然,高通也需要借助中国厂商的支持才能发展,双方的利益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如果高通被博通收购,中国手机厂商将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一来鉴于博通的短期盈利的资本运作模式可能会迟滞5G的进程;二来是基于博通“抓大放小”的策略很可能让苹果等这些大厂占据技术、成本和时间的先机。届时中国智能手机产业可能会与弯道超车失之交臂。

  此外,从推动中国相关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角度看,高通与国家发改委达成整改意见一致后,这几年与中国政府的合作力度相当大,先后与贵州合资成立华芯通半导体公司,做高精尖的数据中心服务器芯片;支持国内最大的半导体制造企业中芯国际做28纳米制程的芯片(高通也是中芯国际的大客户),与中芯国际合作进行14纳米制程的研发,支持中芯长电进入14纳米制程凸块阵营、并协助其进行10纳米制程凸块技术的认证等。此外,高通还在重庆、南京等地建立物联网联合创新中心,得到了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欢迎。需要说明的是,以上高通与政府合作的领域都是政府非常看重的,均被列为国家和政府重点突破的领域,与高通相比,我们非常鲜见博通跟中国政府及相关企业有上述层面的技术合作。一旦博通收购高通,高通在中国做的这些事情博通是否会认账并延续下去,恐怕也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博通并购高通对于双方最为关心的股东利益而言因为其发展和商业模式的不同而存有相当的变数;对于产业,尤其是中国目前和即将带来的5G通信和智能手机产业更是弊大于利,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这个道理。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zgwang;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问题请联系:441444144@qq.com